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上好信 > >正文

养生主持人:养生坑人,我选择随意而为纪实故事

时间:2021-11-25 来源:武王伐纣网
 

说起刘洪悦这个名字,没几个人知道,但说起BTV《养生堂》主持人悦悦,却是小有名气。这个扎着马尾辫有点小清新的姑娘,每天与名医生老专家一起,向我们传授养生之术。

  可刘洪悦说,她并不完全信奉专家之言,她自有专属的养生术。

  汝之蜜糖,我之砒霜

  有这么句话: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我觉得,世界上也没有体质毫无二致的两个人,借鉴他人的养生之术本来就是一种错误。

  我在念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国际新闻传媒专业时,班上有个女同学皮肤特别好,吹弹可破。每晚她都要做一件事:用一根苦瓜榨汁,汁一饮而尽,渣敷在脸上。她说这是她老家流传的一种养生美容法,清火解毒有助排便。

  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北外都知道了这个养生术。有那么一阵,学校附近的农贸市场上苦瓜格外走俏,而教室里总有一股浓烈的苦瓜味萦绕。

  轰轰烈烈的苦瓜美容术流行的结果是,校医院创收了一把。女生们以平均每天五十人以上的门诊量去挂号,治疗腹痛、腹泻、呕吐以及月经紊乱等症。学校大大紧张了一把,把疾控中心的人请来调查,以为是什么传染病爆发,最后追根朔源调查出元凶是苦瓜!

  校广播台紧急通知,说苦瓜虽对人体有益,但性寒凉,一次性摄入过量会伤及肠胃,在经期食用更加有害……这算是我生平第一次正儿八经接触养生知识,结果惨淡收场。<癫痫小发作之后什么感觉/p>

  毕业后,我进了央视教育频道,做英语主持人。上班后第一个春节,回长春过年前,我决定给爸妈准备一点礼物。一个朋友支了一招,说他认识一个开鹿场的朋友,何不去买点纯天然的梅花鹿制品?比送那些不知是糖水还是色素香精冲调出的所谓补品要靠谱得多。我心动了,买了鹿茸、鹿筋和鹿胎,鹿茸泡酒、鹿筋熬汤、鹿胎治膏,拎回家送给爸妈。

  女儿送的东西,做父母的自然吃得放心大胆。第二天一大早,爸爸鼻血不止,而妈妈,在马桶上坐了足有40分钟,最后悄悄要我去药房帮她买开塞露。

  回北京后,我对那个朋友一通抱怨,他满脸委屈:“我爸妈吃了两年多了,效果挺好呀,70多岁了还每天早晚出去遛弯半个多小时,从没出现过你说的那些症状。”

  苦瓜坑我在前,梅花鹿坑爸妈在后,我终于想起一句很老的话——汝之蜜糖,我之砒霜。

  不屈不挠地养生,一点儿不快乐

  何止是养生食品如此,那些养生方式,同样不是人人适用。

  我曾报名参加过瑜伽培训班,是被广告打动的:伸展收紧肌肉,减肥塑身,锻炼颈椎腰椎,缓解压力,改善睡眠,改善久坐造成的梨型身材……看起来赫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养生大法。

  可是,我第七次去参加瑜伽培训时,开始不到15分钟,班上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学员忽然扑通倒地,呕吐不止,还说头晕得厉害,被送颠痫病怎么确诊去了医院。过了几天再去,我才知道这个同学已经永远告别瑜伽了——因为肢体扭曲过度,造成血压升高,最后导致中风。

  这也没吓住我,我觉得这是少之又少的个案。但后来一个香港朋友得知我在练瑜伽,让我赶紧停下来去医院检查。他说就在不久前,全港最著名的骨科医生林国基以最近五年的接诊结果,得出论断:长期练习瑜伽,会导致脊椎软骨,也就是我们说的椎间盘退化、磨损。严重到什么地步呢?他有名练习瑜伽3年的患者,30岁的椎间盘已经磨损成了60岁老年人的状况。除此之外,小腿肌肉撕裂、软骨拉伤、髋关节筋腱拉伤、内分泌紊乱等等,就更加普遍。

  我有点害怕了,跑去空军466骨科医院做检查,医生看完我拍的片子,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练瑜伽的吧?他说我属于典型的韧带拉伤患者,有这症状的病患,十个里面起码有六个是瑜伽惹的祸。花了近千元检查费,医生却没给我开药,医嘱两点:跟瑜伽说再见、回家静养。

  从开始到结束,两个月,瑜伽培训费1800元,医院检查费980元,共计成本2780元,收获是三处韧带拉伤。

  应该说,在养生上,我属于那种不屈不挠型。我不敢多吃肉,不敢吃油炸食品;戒了冰淇淋,把有滋有味的黑咖啡换成了淡而无味的雪茶;晚上9点后不敢吃任何东西,早上起床要忍住恶心先灌一杯淡盐水;明明还饿,却得强迫自己放下筷子,告诉别人说我饱了;明明发自内心想跟朋友去泡夜店,却不得癫痫女性可以生育吗不在早睡早起身体好的警示下恋恋不舍回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羡慕他们摇骰子划拳拼酒的热闹场面……

  或许,因为这些养生的清规戒律,我在生理上得到了些微好处,但这些回报远远无法弥补我心理的创伤。我觉得自己并不快乐,如果剩下的生命必须得在这种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状况下度过,那该多无趣;如果为了那虚无缥缈的长寿目标,这也不行那也不准,那有多可怜!

  吃想吃的东西,做想做的事情

  让养生见鬼去吧。有此一念,当年春节就变成了这些年来最Happy的一个春节。我端着大碗吃妈妈包的饺子,羊肉馅儿,一口咬下去吱吱冒油。我陪老爸喝酒,二两一杯的白酒我能干掉两杯。我啃冻梨,吃巧克力,陪亲戚们打麻将到半夜。

  结果是,当我回北京上班时,朋友都说我的气色前所未有的好。尝到了点甜头的我很是放纵了一阵子,很多以前想玩不敢玩、想吃不敢吃、想做不敢做的我都尝试了。因为得偿所愿,我很受用,心情好了,更加神清气爽。

  后来,录制一部关于世界长寿村的纪录片时,我出外景去了世界五大长寿村。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是,那些长寿老人们,几乎没一个是清心寡欲的。南斯拉夫班齐齐村一个103岁的老爷子,最大的爱好是坐在路边咪着小酒看美女;意大利卡姆波蒂迈莱小镇上,98岁还能骑着摩托车到处转悠的老帅哥,每天都要来上几支喷洒了白兰地的香烟;而格鲁吉亚塔什米村卡马西平能一天两片吗?105岁的老奶奶,每天都离不开用牛油煎的猪肉,肥瘦不忌,一顿饭能吃下半斤肉……

  至于养生,对不起,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没有这个概念,也从未刻意去做什么被公认对身体有好处的事情。他们向我透露出这么一个信息:吃想吃的东西,做想做的事情。

  多好啊,一点儿也不跟自己过不去,随心所欲师法自然,一切都以身体的本能反应去取舍,我爱死这个来自长寿老人们的论调了。

  后来主持《养生堂》,我认识了很多专家,但只是工作需要的合作关系,私底下没有什么交往,我更不会去讨教一二。

  我觉得,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了一个养生误区——那就是太会养生。一听说喝醋有好处,马上喝;一听说吃香蕉皮有益,马上吃;一听说吃玉米面窝头能养人,马上买;一得知甩手疗法有效,马上甩个没完。

  我不是说这些养生术不好,而是觉得,随大流的养生理念是个错误。胃酸过多的人,喝醋无异于火上浇油;香蕉皮或许能吃,但味道实在不佳,梗着脖子生吞下去,伤不伤肠胃我不知道,但肯定吞得很难受很伤心;玉米面是好东西,但把它当主食,到了饭点闻到那味道就见饭愁,又有什么乐趣;还有那甩手疗法,因为甩得失去平衡摔成骨折的还少吗?

  真正的养生术应该是怎样呢?用肠胃去决定吃不吃,用肢体去选择做不做,用内心去权衡要不要——随意而为,这,是我的专属养生术!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