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毛血旺 > >正文

童年的回忆

时间:2020-09-16 来源:武王伐纣网
 

前几天在一位好友的空间看见一篇名为《童年趣事》的文章,引起了我对童年的许多回忆。也许就像一次旅行,走的累了,烦了,就想停下来小憩一会儿,这时候身体虽然不动了,思绪却不肯休息,而是天马行空的任意驰骋——也许是展望未来,也许是剖析现在,也许是追忆过去。而朋友的这篇文章,让我情不自禁的回首我的童年。

我是在农村出生、长大的,大约是13~24岁的时候都做住宿生,只有寒暑假可以在家住一个多月的时间,20岁时参加工作就彻底的离开那个美丽、淳朴的小村庄,因为工作很忙,即使是回家看望母亲,也是过客一样的住一、二个晚上就走。

那时农村孩子的业余,虽然不及城市的孩子奢华,没有玩具玩、没有零食吃、没有公园逛、没有游乐场耍,但是,农村孩子自有独特的新奇玩法,说出来恐怕也会让那些温室里的花朵叹为观止、艳羡不已的。

我有位同事,他的女儿与我女儿同岁,从学前班起她们就是同班同学,两个孩子的不同之处在于——女儿的姥姥家住农村,而那个小女孩的四位老人都是这个小城的。记得在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女儿放学后给我讲:“妈妈,曹佳音被老师批评了,因为看图识动物的时候,她把小鸡说成小鸭了。难道她不知道小鸡的嘴是尖尖的,鸭子的嘴是扁扁的吗?”我说:“宝贝儿,你当然知道了。因为你每年都要和妈妈去农村看望姥姥,看见过满地跑的活生生的鸡鸭鹅狗,猪马牛羊,而她,从没去过农村,城里也很少看见这些动物,所以她分不清啊。”女儿说:“那她岂不是很可怜?!”我把这件事讲给同事听,他竟然对我说了一个更加搞笑的事——有一次他偶尔的带领孩子去农村的一个远方亲戚家办事,在村里走的时候,忽然迎面遇到一只又高又壮的大肥猪,她的女儿居然惊奇加惊喜的大叫:“哇!爸爸你快看,大象耶!”

虽然内容有点搞笑,可我知道,这位同事不会是特意编个幽我一默,这件事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这同事也一再的强调——那猪实在是太大了!由此,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的区别也可略见一斑,城里孩子连家禽、家畜这些动物都分辨不清,如果听见我说起我们小时候上山摘蘑采菇、下河捞蚌捕虾、骑马牧鹅等等的玩法又该是怎样的不可思议和惊奇呢!?

家乡的景物

岁月如流水,站在这里回望来时的路,沿途的景色虽则依旧清翠葱茏,但总像隔着薄薄的雾气或者白纱一样朦胧不清,闭上眼,一切反而清晰的浮现:湛蓝如洗的天空,游弋着自在的白云,下面是炊烟袅袅的村庄,村子的东南西三面被青翠的庄稼和树木包围着,偶尔有几条不甚宽广、凹凸不平的土路忽隐忽现的夹在其间,只有村子的北面,下去首先是一片开阔的荒草地,中间点缀着一个个泛着粼粼波光的鱼塘,稍远处是茂密的农作物,再远一些是一座不高的堤坝,越过堤岸,首先抢入眼帘的是生命力极强的各种颜色的野生植物,其次是金色的细沙滩,然后就是平缓、清澈的洮儿河水……

家乡地处平原,是没有山的,被我们小孩子称为“南山”的地方,其实只是地势较突出的一块高地,再加上当年农业学大寨时候人工堆砌的几座未成形的、荒废的梯田,上面没有庄稼,只有茂密的树木,那里的林木以杨树为主,偶尔也有为数不多的榆树和柳树,至于果树嘛,只有村中个别人家的园子中有那么三二株,那时的果树品种也很少,只有海棠和李子,但是南山上那片树林中,每场大雨后,总是能找到又大又香的蘑菇,所以也是我记忆尤其深刻的地方。

村北面的那条河,原本是洮儿河从大兴安岭东麓高岳山下流出,经白狼北部至五岔沟先后汇集九条溪流,经索伦再汇十条河流,再经洮南、白城,最后流入月亮泡,与南流嫩江汇合而东流,与混同江(即第二松花江)汇合,而此江的东北流段就是鸭子河,即今第一松花江。我们村北面的这段就是被称为“月亮泡”的那段,辽代称“鱼儿泊”,清代蒙古人称"撒拉淖尔",汉译“月亮湖”。从名字可以看出,这里是鱼米之乡,都说这里是富庶的“鱼圈”。“圈”发音“juàn”,本是把动物集中起来饲养的意思,之所以叫“圈”是反映小范围内动物密度高,这“鱼圈”就是取其意而打的比方。这里的鱼厚且体大、味道鲜美,真像是一个饲料充足的“鱼圈”。据统计,泡内现有鲤鱼、鲫鱼、胖头、花鲢、草根、白鱼、武昌鱼等等9科33种。不仅鱼的种类多、味道鲜、产量也很大,自古就有“闸住月亮泡,银子没了腰”的民谣。这里的水路交通也很方便,“月亮泡”还有一小儿癫痫是一种什么病个名字叫“运粮泡”,据说是当年金兀术漕运粮草的地方,因此得名。

村后的那片荒草滩,可是百草园呢!在我的记忆中,是一大片青草地,点缀着面积不等、形状不一的鱼塘,走近一看,塘里生长着茂盛的芦苇和蒲草,春夏之交,可以在鱼塘里看见野鸭飞来飞去的觅食、随心所欲的游弋,快乐的栖息。这里是植物的乐园。青翠的草地上盛开着各种颜色的花儿:金黄色的蒲公英花儿、白色的苦麻菜花儿,还有一些我也说不出名字的开着红色的、紫色的、蓝色的花儿的植物,这里也是动物的乐园。常见的有燕子、麻雀、野鸭、喜鹊、布谷鸟、啄木鸟,还有用马尾和杨柳絮编成窝的叫不出名字的鸟,具体有多少种鸟,我也说不清。这里有多少昆虫,我也不知道,只看见金色的蜜蜂、五彩的蝴蝶、翠绿的蜻蜓、灰黄的蚂蚱、还有浅绿的螳螂……还有野兔、刺猬等我至今也没搞懂的小动物。

家乡有山有水、有林有田,植物葳蕤,小鸟欢鸣、蛙儿放歌、昆虫吟唱,还有我们小孩子的欢声笑语,这里真是一个天然的大乐园!

上山入林采蘑菇

每次大雨之后,我们这些小伙伴就会迫不及待的相约着去南山森林里采蘑菇。

雨后初晴,所有的植物都被洁净的雨水清洗过,露出原本纯净的生命本色,让人感觉清爽干净、生机盎然,树木的叶子,被阳光照射着泛出银光,雨后的小花,像沐浴后的少女一样活色生香,就连那平时毫不起眼的小草,也显得娇柔可爱、摇曳生姿,间或有几滴停留在叶子上面的雨珠,被阳光一照,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雨后的空气,湿润又清新,泥土的气息、作物的清香、草木的氤氲香、野花的馥郁芬芳,夹杂着雨水凉爽的感觉,时常间杂这声声清脆欢快的鸟鸣,一切都令人感到心旷神怡,这样的时候,即使是出去散散步都是爽心悦目的,何况我们每次去采蘑菇都是满载而归呢。

蘑菇是菌类植物,不喜欢长在阳光充足的地方,于是我们一般都是往树高林密的地方走,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亮,在草丛发现一大片的蘑菇,只见它们东一株,西一簇,争先恐后地从草根下或枯叶中钻出来。这时候,我们就要凭经验,分辨它们是否可以食用。一般来说,白色的和色彩鲜艳的都是有毒的蘑菇,其实即使我们误采几株回去也没事,因为回到家里大人还要严格的再检查一次,确定是可以食用的蘑菇后,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菌柄根部,轻轻一掐,一个小蘑菇便采到手了,这样的采法既不损伤蘑菇,又不会将根部的泥土和杂质带出。把这个蘑菇拿在手里,细短的菌柄上顶着光泽鲜亮的菌伞,形态玲珑可爱,就像童话中的聪明美丽的小精灵们为了避免被淋湿漂亮的衣裙而打开的小小的雨伞,感觉它们是那么的水灵鲜嫩,加之一股清香直往你的鼻孔里钻,引诱得人几乎来不及等到煮熟了,立马就想咬它一口。那又大又多的蘑菇群,不断给我们带来视觉的冲击和收获的喜悦。时间不太长,大家基本上已采集了一大筐散发着浓郁幽香的蘑菇。这时我们就清点人数,带着丰收的成果,乐呵呵地往回走。

采回来的的蘑菇,大人再仔细的检查一遍,就可以进一步的处理了,一般是先挑选一些个大、完整的放在烈日下暴晒,待到水分蒸发后,把蘑菇干储存起来,留着冬季炖小鸡的时候放进去,这就是我们这里的名菜——小鸡炖蘑菇。这道菜里面的蘑菇,不知比那鸡肉鲜美多少倍呢!拣剩下的比较小的或者是被压得有点变形、破损的蘑菇,就清洗后下锅了,或炒或炖,都很好吃,我们也可以打打牙祭,大吃一顿。也有的人家误食了有毒的蘑菇,记得曾经有户人家,吃了有毒的蘑菇后,大人抵抗力强,没什么反应,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一手提着他家一个小矮凳作骑马状,一手拿个小木棒做鞭子,同时用自己的脚满地跑,表演了大约一个小时的马术,疲乏了,睡一觉后醒来也就没什么事了。

哦,我童年的南山树林,我童年的蘑菇香……

下河捞虾捉河蚌

说完采蘑菇,有的人也许早就急着听我说说那清澈美丽、物产丰饶的月亮泡了。

其实月亮泡是有个水库管辖着的,但是我们小的时候去河里游玩他们不管、拿网捕虾也不管,就是不许捉鱼。他们有望远镜和快艇,看见有人捉鱼,就赶来干涉,一般是没收渔具加罚款了事。

先说说捞虾的工具。找一片用很细的塑胶丝线织成的网,把一面用窄、薄而平的木板固定,其余的固定在一个半圆形的竹篾上,再给木板安上两个手臂粗细、短短的、下端刨平的圆柱形如何治疗癫痫做脚(主要作用可能是想增加一点网具与地面的距离,减少与地面的摩擦而省些力气,还能避免一些河底的植物根对网具的伤害,不知是谁设计出来的,真聪明,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现在是费了N多的脑细胞后才联想到,只是猜测,也不知道对不对),在半圆形的这面安上一个长长的木柄(就像从圆心引出一条把圆弧均分的射线),一张捞虾的网就形成了。这时就可以扛在肩上,再带着一个缝上带子、能够挎着的塑料袋子,去月亮泡捞虾了。

记忆中的那水,清澈而平缓,只有在刮大北风的时候才能看见较大的波浪。平时,我们走到水已经快漫到下巴了,低下头还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五个脚趾,还能清晰的看见河水流动而形成的细沙的纹路,甚至能看见河蚌爬过留下的划痕。我到现在仍然觉得奇怪,都说水至清则无鱼,为什么月亮泡水那么清澈,却有那么多的鱼、虾、水�h、河蚌、菱角、浮萍和水草。有的时候我们在水里玩,甚者能看见大虾跃出水面、还能看见一条冒失的鱼儿快速的游过来,撞了一下你的腿后像惹祸的孩子一样急急的的溜走,或者是故作悠闲状引你用手去扑,然后看着你一身水湿、气急败坏的模样,就这样和你玩耍。

现在言归正传,接着说捞虾。到了水里。把呈半圆状的虾网放进水里,用手扶着长长的木柄随意走动就可以了,有的时候是空手而归,有的时候是战果无几,也有的时候是收获颇丰,这可能和天气有关。无论结果如何,去的人都是乐此不疲的。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次是黄昏时分与一个阿姨同去的,不知道那次怎么了,我们不长时间就捞了满满一袋子的虾,而且虾的个头也很大,阿姨就让我在岸边休息,吃些东西补充体力,她带着我们的成果回去,再拿空口袋回来,没想到和她一起回来的居然有二十多个人,我们又捞了一袋子的虾才疲惫不堪但是满怀喜悦的得胜而归。

捞回的河虾,一顿如果吃不完,就清洗几次,然后放在烧热的大锅里炒(不放油盐葱姜之类调料的),一边翻炒一边把烘出的水分用勺子舀出倒掉,等到虾里的水被烘烤的差不多了,再放进去一些细盐,就可以吃了。多余的则平摊在盖帘儿或者别的平坦、干净的物品上面晾干,等到冬季没有菜蔬的时候享用。在晾晒的过程中,可以顺便把大的河虾挑出来单放,这些大虾颜色鲜红,个头一般都有对虾那么大,最大的河虾如果把它抻直了,不算细长的胡须,光是从头到尾也会有10厘米多一点,它们是送给尊贵的亲朋的最受欢迎的礼物。虾干可以放在菜里面,也可以放在汤里面,还可以放在大酱里面,但是最好吃的是炒着吃。做的时候,先把虾干用温水浸泡一会儿,然后控净水,放进烧得热热的油里快速翻炒,再配上嫩白的葱段、金黄的鲜姜片、翠绿的香菜叶,通红的辣椒块儿,那个色儿啊,那个香啊,那个味啊,绝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口水都要把衣襟打湿了。

我们在月亮泡里还有一个常玩的游戏就是捉蚌比赛,看谁能在规定的时间里从河底捞出最大的河蚌。这是运气加技术的比赛,我们通常都会选择走到很深的水里,因为大的河蚌都在深水的地方,一般要走到水快漫过下巴了才停下,通过向水下看或者用脚底的感觉找到河蚌藏身的地方,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用手使劲的和拼命往泥里钻的河蚌拔河,直到感觉乏氧了才浮出水面换口气,然后接着重复以上动作,经过几次努力,终于把它给提出水面,一直到比赛结束,才把吓得把外壳闭得紧紧的河蚌放回家。那时的它们是幸运的,虽则是一场虚惊,最后还是安然无恙的回去了,不像现在,有不少人去月亮泡旅游,捉到河蚌后不是把它们放掉,而是残忍的用刀子剖开以便取肉食用。所以,我们那时候经常捞到小盆口大小的河蚌,而现在去旅游,连鼠标大小的河蚌都难以看见了!

哦,难忘的洮儿河水,难忘的快乐时光……

我们的劳动与游戏

农村孩子不像城里孩子那样娇生惯养的,无论是怎样的宝贝,或多或少都得参加一些劳动,这也许就是农村孩子比城里孩子懂事、动手能力强的原因吧。孩子们自己也爱劳动,因为许多游戏都是在劳动的幌子下才能有条件去做的,比如骑马,如果你不是借着放马的名义去,家里的大人怎么可能把那除了房子之外最重要、最值钱的宝贝交给你,让你牵走,更别说你还是想骑马呢。

城里的娇儿可能只是在电视剧中看见过骑马,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真正的体验,而我们,一群10岁左右的女孩子,毫不客气的说,几乎个个都是骑马的高手,电视剧里的演员表演骑治疗癫痫的中药有哪些马,还得扳鞍认镫,多麻烦啊,我们可是只要有一个马笼头就成了,我的水平是是比较低劣的,必须使马原地站立不动才能上去,水平好的高手是不必这样的,人家是就算那马正在疾走,只要自己的速度跟得上,双手一撑光溜溜的马背,人已经稳稳的骑坐在马背上了。骑马的乐趣不是只坐着让马慢慢的踱步,而是比赛看谁家的马跑得快,谁的骑马技术高,对此类比赛,我一向是选择弃权、甘拜下风的。那时候我家养了一匹黑色的母马,个子很高,性格温和,一双善解人意的大眼睛,但是我从不骑着它和人家比赛,除了胆小,主要是因为看见它农忙的时候太累了。即使这样,我也爱在农闲的时候抢着出去放马,我总是先让劳累的马儿好好的吃饱,然后笨拙的爬上它的背,让它驮着我慢慢的走一小段距离。其实,农村的动物,无论是家禽还是家畜,都好像很通人性的样子,你对它好,它看见你也是亲亲热热的。我家的这匹马,和我的感情也非常好,因为我总是给它拿来最鲜嫩的青草,握在手里让它吃,用刷子给它刷毛,秋天有的时候也偷拿家里的苞米穗喂它,它看见我也总是打响鼻,用热烘烘的嘴轻轻的蹭我的手,用它那双温驯的大眼睛亲切的看着我,我总是称呼它“大黑”。就是这匹我最爱的马,却差一点因为我的爱而死去,那时农村都是把秋天收回的谷草铡成2公分左右的小段,给马吃的时候,再拌上一些用水搅拌过的玉米面,这是农忙时的待遇,等到农闲的时候,一般都是割回青草喂给它们吃的,或者是出去放牧。有一次我看见下田回来的黑马累得浑身淌汗,非常心疼它,又不能做什么,就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给它加了许多的玉米面,想给它增加点营养,结果后来马病了,痛的不能站着了,我当时害怕极了,不再管大人知道了真相可能会打我,赶忙把多加了玉米面的事情招认了,大人找来的兽医说是因为玉米面喂多了,再加上劳累,马得了类似于人得的“肠梗阻”一样的疾病,兽医给它灌了许多的药,后来又休息了一天半,我的大黑马才慢慢的好了,大人们并没有因为我惹的祸打我,却是更加放心的让我去照顾它。

除了放马,我们夏天最爱成群结队的去北地挖野菜。名义是去挖野菜,实际是先去月亮泡疯玩够了,才在地里找些野菜回家交差。在月亮泡里玩,是我到现在也难以忘记的。在那里,你可以撒着欢儿的游泳、扎猛子、打水仗,也可以慵懒地躺在金色的细沙滩上,有的凫水技术高的小伙伴还可以像躺在自己的床上一样的躺在水面上(脸向上看着天空,四肢舒展,就那样平平的浮在水面上,身子一半在水面,一半浸入水中,我们管这叫“打飘洋”,这是我到现在也没学会的),还可以静静的守着一株高于水面的草茎或枯枝,看一个丑陋的水虫子笨拙的爬上去,然后在那里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挣脱桎梏着它的旧壳,变成一只可爱、美丽的蜻蜓,欢快、轻盈的飞走了。有的时候我们也进行一些比赛,比如,看谁在水里憋气的时间最长,谁游泳游得最远,谁能向河中心走得最远,还有就是前面提过的捉河蚌。

我前面说过,荒草滩是百草园,这里除了有家禽家畜爱吃的青草以外,还有不少的中草药,比如蒲公英、苦麻菜、车前子、甘草、苍耳子、茵陈、艾蒿……于是,去荒草滩牧鹅也成了小伙伴们喜爱的劳动。这时候,我们基本上都会带着一个竹筐和一把小刀,白鹅在荒草滩上是不必寸步不离的跟着它们走的,只要远远的看着,不让个别馋嘴的鹅溜进附近的庄稼地里偷吃粮食就行了,也不必担心自己家的鹅和别人家的会混杂在一起,这些小精灵们在进村的时候,会自动的分开,回到自己的家。我们大部分时间是挖中药和野菜,然后坐在一起闲聊,或者是看带去的书,累了,就在如茵的草地上铺上一张大的塑料布,躺着看天上的白云进行的魔术表演。

挖到的中草药,回去晾干后收藏着,等到有人去附近的县城办事的时候,拜托他带去中药铺出售,换来自己一年的零花钱。记得有一年,县城的中药铺突然高价、大量收购蒲黄(蒲黄,是蒲草开花时的花粉,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中药材),专门派一个人在村子里找户人家住下,以便随时随地收购,那时,不光是我们,有许多成年人也加入这个行列,那个夏天,我撸蒲黄卖了四十多元钱呢!是我那时拥有的最多的财富!

在农村,劳动除了可以和小朋友在一起玩,学到知识,还可以满山遍野的找好吃的东西——春天,在野地里可以挖酸浆,暮春,可以摘榆钱,夏天好吃的东西更多了:香瓜、西瓜、老瓢儿、莜莜儿……夏秋之交,去谷子地或者糜子地找芴�`(音译)吃,秋天庄稼成熟了,哪个医院看癫疯病最好随便在树林里找些枯枝,就可以升起篝火烧苞米、烤地瓜、埋土豆和花生,烧烤新粮的芳香离老远就能闻到,往往引得过路的行人也赶来凑热闹,吃几穗烤玉米后才继续赶路。一般每逢夏天和秋天,我们小孩子基本上就不好好的吃饭了,因为在野地里基本都吃得饱饱的了。至于冬天嘛,鱼塘里的水结成的冰就是一个天然的溜冰场,我们可以滑冰、玩冰车。还有就是冬天的夜里去房檐后面用手电筒“照”麻雀。一般的鸟都是白天活动、夜里休息,只有少数的如猫头鹰除外,而我们小时候常见的鸟里面,只有燕子和麻雀是把窝建在我们人类居住的房屋下的。燕子是勤劳的,春天辛辛苦苦的衔来泥和草自己建个小家,麻雀可是懒得很,只是在屋后的房檐底下找个空隙,慢慢的往里面钻,我们都把燕子视为吉祥的鸟儿,不去伤害,对麻雀可不这么客气了,认为它们好吃懒做,不搭窝,还偷庄稼吃,给它们起个外号叫“老家贼”。冬天寒夜里,拿把新换了电池的手电筒,摸黑走到白天看好的有麻雀出入的房檐下,架好梯子,对着麻雀藏身的地方忽然拧亮手电筒,麻雀们本就是有名的“雀目(黑天就看不清东西的眼睛)”,更何况是突然的强光照射,在里面呆呆的一动不动,于是,一只只肥滚滚的麻雀就成了我们的俘虏。

呵呵,这些农活这些游戏,恐怕在城市里的孩子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吧?

走马观花回乡记

前面说了那么多的童年的记忆,可能有人会说,那都是你小时候的事情了,时过境迁,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呢?说真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自从我13岁上初中的时候做住宿生起至现在,基本就不再做那些劳动和游戏了,每次回家探望母亲,不是匆匆的当天去当天回,就是只住一、二天就走,和母亲有说不完的话,怎么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自由自在的满山跑呢!不过,也可以把所见所闻大略的给各位说说。

变化最大的应该是交通方便了。以前回去的时候,只能乘坐公共客车,要颠簸将近二个小时,把我晕车晕到七荤八素的,才到了家附近的一个小站,还得步行二里多的路程,才能到家。现在不那么麻烦了,自从三年前开始了“村村通”工程,每个村子之间都有又宽又直的柏油路或水泥路相通,城里的出租车也开始往农村去了,我现在回家,花上40元左右,就可以在半小时之后坐在家里的炕头上了。

快到南山森林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透过车窗向外看,没有记忆中那郁郁葱葱的树木了,原来的林木成才后被砍伐更新了,只看见一排排手臂粗细的树苗,不过,我童年时的小树倒是长大成材了,也许,雨后在那里也能找到蘑菇吧。

因为这两年实施禁牧的政策,也因为农民生活水平确有很大的提高,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农业生产了的原因,村子中已经很少看见马牛这些曾经是农业生产最为重要的家畜了,只有个别的人家为了经济原因继续饲养着,但也是在规定的地方放牧,村北的荒草滩上再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了,而那些青草、野花和野菜也因此显得更加的茂盛。

至于我家北面的月亮泡,我已经将近20年没有去过了。听妈妈说,北面的田地已经全部改建成了稻田,从月亮泡引水进行浇灌,产出的稻米香软好吃,我家的粮食就是母亲给我拿来的大米,感觉似乎比在米店买的原来是贡米产地的松原大米还要好吃一些。当你洗米的时候,就有一股浓浓的米香沁人心脾,还没等饭熟了,先闻到那让人馋涎欲滴的香气,做好了一掀开锅盖,氤氲的香气可以让你胃口大开,盛到碗里细看,吸饱了水分和热度的米粒,变得几乎胀大了一倍,晶莹润泽,油光闪亮,即使是没有菜,也可以吃得饱饱的。离家的十多年时光里,期间也有几次跟着单位的同事去过距离我家北面的月亮泡30多里路的月亮泡度假村旅游,感觉那水没有我记忆中的宽阔、清澈、平缓,岸边也不再是纯净的金色细沙,中间夹杂着许多河蚌被割肉后剩下的残破的外壳,只有那江水炖江鱼的味道依然那么鲜美。

好了,就说这么多了,童年的回忆就此告一段落。古月说“怀旧不是因为那个时代有多么美好,而是那个时候,你年轻。”谢谢坚持看完我这篇��哩��嗦的诉说童年故事的朋友们,谢谢了!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