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毛血旺 > >正文

网事悠悠_2000字

时间:2020-09-08 来源:武王伐纣网
 

  1995年的某个夏天,我终于弄懂了桌面上的IE是为何物,也是那个夏天我终于明白了搜狐原来不是动物,那个夏天,我上网了,在那个PC还没普及的夏天,还是小学生的我开始了这段悠悠网事。

  触网是从聊天室开始的,我所第一个登陆的聊天室来自于长春信息港。那时的人还不开口闭口就老公老婆,还不*#$%*的满口胡言,还不男女混淆,还不刷屏盗号。男的女的谈文学谈人生谈音乐谈心情,一个轻拉衣脚对某人说的动作都会引来众人绯红的微笑。我用刚学会的智能ABC跟人讲着一个13岁小孩眼中的世界,用是或不是,好人或坏人来对待别人口中的心酸难奈。不知不觉中我的手已经能再键盘上飞舞,也是那个时候很多人对我说:“你绝非13岁的小孩子,装嫩的吧?”我只是笑,原来文字可以如此容易的装扮自己,欺骗别人。

  同样在长春信息港我发现了一个叫“北国论坛”的地方,从此开始了我的论坛生涯。恍惚将近十年的时光里,我还未曾找到一个比“北国论坛”更接近文学的地方。“酒醉的探戈”“335女性癫痫疾病患者的症状都有什么呢”“阿瓦”……还有斑竹“魔女皮皮”,这些ID的背后是一群单纯而又快乐的人。醉了累了爱了伤了,他们的文字就如同是一座桥,搭载我去悉数他们心中的故事。在那我养成了在线写作与在线浏览的习惯,尽管当时拨号上网的收费不菲,可若是钱能换回那种醉心的芷香,那么钱也尽到了它最大的价值。那时我初一,把生活的碎片码成字铺到论坛上,然后等着那些如我一样的人去读去看。有的人会回复一个“!”,有的人会一声不响的走开,更多的人会用一句话来表达他们的情思,或是为我加上一颗红星,甚至回复的感言比我的原文还要长!看着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共同呼吸你的快乐亦或吐纳你的忧伤,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觉得适逸呢?初二的暑假我把自己初恋的故事连载了上去,我幻想着故事中的主人公能在某个夜里看到它,微笑着安然入睡,幻想着某一天看到她的回复,哪怕是一句早安。

  2000年的某一天,“北国论坛”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带走了三年来我所有的作品,那几百个没有底稿的故事。那一刻我想,也许往事最好的归宿就是被遗忘,而网络,那个一...次数明显多了,以前一年一两次,现在两个月发病四次?_脑科_39...度给我无限温暖,让我无比依赖的地方,第一次向我展示了他飘渺的背影,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真正的长大。“北国论坛”消失后,我感到非常疲倦,于是不再动论坛甚至不再去长春信息港,“北国论坛”昔日的链接还摆在那,而我的心也跟着它而隐隐作痛。

  我开始和网吧里的人一样聊起了QQ,我开始把网络当成一个嬉笑怒骂的风月场,当成一个把自己七十二变的花哨世界。朋友们拍着我的肩说我终于开始真正体验网络了,说罢转身继续看他的happysky。我楞在那笑的心惊肉跳,同时眼眶里含着一滴沧海桑田般的泪!

  那时开始,风行一时的电脑房彻底被网吧取代了,仅有的几家也沦落倒了一小时只收一块钱的尴尬境地。长春的第一家网吧是外文书店对面的“联通新彩虹”,一小时要四十块钱可仍旧顾客盈门。后来吉大附中的后街上一下子开起来五家,我第一次去的是“华信在线”这五家网吧再一年后纷纷移址扩建,而那家“华信在线”偏偏是其中最不景气的一家。与此同时学校对面的小胡同里开了家“开元”,最后被它对门成人癫痫发作的症状的“浪漫”竞争倒闭,而“浪漫”做大后又被临街的“泰屹”给挤垮了。又不知从何时起兴起一些像酒吧一样的网吧,其中以“鸿泰”为代表的的确繁荣了一阵子。最后议和路里开了一家“亿人”,议和了四分局一带的大小诸侯,而离学校较远的那个“网友”“星际”以及那个因“石器时代”而火红起来的被我忘记名字的网吧都随着时间自生自灭了。

  等这些都折腾完了网络也早旧揭下了它神秘的面纱。而我此时也正值初三,好友白梨在这个离别在即而又纷杂繁乱的时刻做出了http://www。emengya。com,而在那个原本饱含温情的地方我偏偏遍体鳞伤。在一个近乎轮回的周折中,我明白了世间情为何物与人情纸薄。论坛,让我真正长大了,尽管它用了一个最残忍的手段。

  初中的日子就这样在一个“网”字中过去了,那些在QQ上对我说过Iloveyou的女孩都被我甩进了黑名单,而惟独263信箱中那一百多封信没动。初三那一整年我都在每个周五放学后send一封E-mail给她,然后她周六会回信,我再回武汉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效果好信,下一周亦然,直到毕业。那时的我们在学校很少说话,所以263的电子邮局成了我们唯一交流的方式,一旦哪天263的服务器出了问题我便会彻夜不眠,那段日子很苦。其实她的信中一直都不曾有过太多的暧昧,一个自己爱着同时也爱着自己但却不能在一起的故事,是多么的残酷。

  初三的那个暑假我拥有了自己的个人主页,同时白梨也打理起了fuzhongxp的前身“boredom”。疗伤的方法其实很简单,我代换了过去,联立了未来,最后将回忆消元,我做到了。也是从那个假期起我丢下了“石器时代”玩上了“传奇”,可能我并不适合玩游戏,二十二级前没和别的玩家做过交易,二十五级前没出过比奇省,上线就M师傅,师傅不在旧买药去矿区,然后打怪升级,枯燥无比。

  如今白梨的fuzhongxp已经做的红红火火,十一高的“华彩乐章”也终于再牛蛙那田田的努力下撑了起来,我的网事也至此悠上了一个新的高潮,总之,一切都那么波澜不惊,却让我难以平复。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